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影日】队友是个Omega怎么办

07

 

幸运的是,月岛说的那种情况从来没有出现。

 

看上去大大咧咧不把第二性别放在心上的日向,实际上比想象中更谨慎。因此,即使有一个Omega,乌野排球部也从来没有出现过任何失控的情况。就这样理所应当,影山成了唯一一个知道日向信息素气味的人。

 

虽然如此,影山却比日向更为单细胞的过分。一开始内心的抵触因为一次又一次和日向相安无事的接触而逐渐消失,最后甚至到完全忘记对方是个Omega的地步。

 

如果不是,如果不是。

 

如果不是那天日向突然对他说:“呐影山,标记我吧。”

 

如果不是因为这句话,黑发Alpha绝对会忘记,自己和一个Omega一起打了三年排球的事实。

 

纠正一下……

 

回忆纷至沓来砸在黑发Alpha大脑上,脑细胞接收的信息量太多工作不过来一时有些死机。

 

体育馆里不受控制的亲吻,抱着日向时柔软的触感穿越时空而来……逼得人喘不过气。

 

纠正一下,自己,是和一个,差点被自己标记的Omega,一起打了三年排球。

 

“你……”影山过了好几秒才重新找回自己的声音,眼睛瞪大到不可思议的地步。“你是今天早上撞到头了吗?”

 

“怎么可能发生这种事!”

 

“那你是吃错了什么东西拉肚子?”

 

“需要我提醒你一下我的午餐盒饭被你抢吃了一半的事吗!”

 

“明明我的也被你抢走了一半……”

 

“不对不对不对。我们现在说的不是盒饭的问题……”

 

“那是什么?”

 

“是标记啊!”日向不依不挠拉回话题。

 

……

 

沉默。

 

影山不知该去如何理解日向所说的标记。一般情况下,一个Omega对Alpha说出这种话,是表白对吧?那难道说,日向这是在对自己表白?

 

这个认知好比彗星撞地球。影山往后退了一步。巨大的情绪纷纷杂杂涌上心头。为主的是震惊和好奇——日向居然会跟自己表白。他一直以为两人是互相看不顺眼的关系。实际上日向一直喜欢自己吗?

 

日向却显得很平静。意外安静地等待着影山的答复。偶尔不耐烦地撇嘴。

 

为什么这家伙能这么淡定地说出这种话啊?黑发Alpha很想敲开对方脑袋看看里面是什么构造。

 

“你为什么要我标记你?”他问。虽然还没想好日向要是真向他表白自己会怎么做。

 

橘发搭档的眼睛亮了一下。琥珀色的瞳孔里闪着兴奋的光。“当然是因为我们以后要进一所大学,要在一起打排球,你不标记我的话我需要去找别的Alpha,这样会浪费我们许多打球时间,标记了的话就会很方便……”

 

“是不是?”日向露出一副“怎么样我是不是很天才影山你肯定想不到这种方法所以快夸我吧”的骄傲表情。

 

“你……”之前的猜测毫不留情被推翻。影山握紧了拳头,还是忍不住朝他大吼出声。“你这家伙是白痴吗?!”

 

白痴吗?不喜欢我为什么要我标记你?

 

他握住被吼呆的日向的肩膀,粗暴地推到墙上质问。“你有没有想过,你要是以后碰到喜欢的人怎么办?我要是碰到喜欢的人怎么办?”

 

橘发小不点显出和身高不符的淡定气场。他歪着头注视暴躁的黑发Alpha:“到时候,去除标记不就好了。”

 

“你……”影山仍旧觉得不甘心,张嘴想说什么却被打断。

 

“再说了,”日向认真道。“我并不讨厌被影山标记喔。”

 

身体的力气像是被抽空一样。影山不知道是所有的Alpha面对Omega都会这样,还是只是自己对日向。

 

他根本,做不到,拒绝。

 

自己总是在不知不觉被对方牵着鼻子走。但是这一次,绝对不行。

 

“就算这样。”影山松开桎梏日向的手。头也不回留给对方一个抗拒的背影中断了这次对话。

 

“就算这样,我也不会标记你。”

 

08

 

毫无疑问,影山是对除了排球外什么都不感兴趣的人。

 

他是典型AO家庭出生的孩子。在性别还未分化之前,影山夫人就已经有了这孩子以后一定会是个Alpha的预感。所以她很早就对小影山说:“标记是件很重要的事。飞雄你一定要记住,如果以后遇到了自己喜欢的人,一定是要因为喜欢对方才能进行标记喔。如果是受本能驱使而进行的标记,那个Omega会很可怜。”

 

这段话牢牢刻在了还未分化性别的小影山的脑海里,伴随他成长,直到被确认为是Alpha的那一天,他都没有忘记母亲说过的话。

 

在别人看来这种想法会很保守而可笑。毕竟现在去除标记的手术已经渐趋成熟。许多Omega自己都并不是那么在意标记与否的事。一个Alpha还这么在意,未免显得格格不入,与身份不符。

 

但是影山就是莫名觉得生气。那个呆子果然就是呆子。就算是别人这么不爱惜自己的身体就算了。日向呆子绝对不可以。

 

他只是这样想。却从来不曾深究,为什么日向绝对不可以。

 

橘发的Omega孤零零地回到教室。失去活力的背影看起来有些可怜。

 

“怎么了日向?又和你排球部的那位搭档吵架了?”同桌友好地探头询问。日向一声不吭。

 

意识到对方此时心情真的很低落的好心同桌悄悄坐了回去决定不再打扰。过了一会儿,开始上课后,橘发Omega才渐渐回了神。棕色的眼里一如既往透露出坚定。他用只有自己听得到的声音咬着牙,宛如宣战般说。

 

“我绝对……绝对会让你标记我。影——山——”

 

09

 

“为什么不标记我?”

 

“喂喂为什么?影山君?影山桑?影山……啊啊痛。”

 

“为什么不说话啊小气山君……”日向捂着自己被踹的地方小声嘟囔。

 

“吵死了!一直标记标记的,你这白痴就那么想被人干吗?”

 

“你……”日向倏地红透了脸。“你,好歹也说标记吧。直接说干太粗俗了。”

 

“我就是要说这个。不都一个意思吗?”

 

“才不一样!”

 

“明明一样!”

 

“才不!!”

 

……

 

经历了又一轮无意义的斗嘴。还是没能成功说服影山标记自己的日向。决定最后试一次。还是不行的话,只能放弃了。

 

“呐影山。”日向的声音比平常低了许多,这是他特别正经时会使用的语气。“你到底为什么,不想标记我?”

 

tbc

碰碰车它难产了……(土下座

评论(19)
热度(166)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