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影日】队友是个Omega怎么办


10

 对于因为身高而一直不被看好打排球的日向来说,Omega的身份其实并没有旁人想的那么让他难以接受。

 

这并不是说他对自己Omega的身份没有怨言,只是他天性乐观又固执,所以很少有什么东西能真正阻挡他去做自己想做的事。

 

就算是以后要被标记,要被迫和另一个人绑在一起也没关系。

 

所以,他真的不明白,为什么每次只要自己提起标记,都会让影山那么抗拒。

 

苦苦麻麻的陌生情绪纷纷杂杂堵在心间,脚踏车的声音孤独地和着蝉鸣。他想起那时影山垂着眼,低沉着声音向他解释——

 

「进行标记,只有以爱为动机这一个理由才行。」

 

当时日向的第一反应:影山居然会说爱这个字?

 

他不假思索脱口而:“那我也……!”

 

话还没说完,就被黑发Alpha凶狠的眼神瞪了回去了。

 

是啊。不用等影山来瞪我,这话里有几分真心自己也不信。

 

日向有些沮丧地想。

 

他们在球场是默契的搭档,练习的时候是不服输的竞争对手,补习的时候是两个互相嘲笑的傻瓜。

 

他们有这么多的身份,却没有一个足够亲密到让他们永远绑在一起。

 

这真是一件糟糕的事。

 

然而令这个人生坎坷的Omega没想到的是,还有更糟糕的事等着他。

11

 

高中第三年,在乌野排球部的IH大赛上,日向,发情了。

 

那时的日向已经隐隐约约觉得自己身体有些不对劲了,但是他又清楚记得自己按时吃过了抑制剂,于是便拍了拍脸,以为是昨晚没睡好的缘故。

 

比分胶着不相上下,日向抹了把脸上的汗水,一阵晕眩,没忍住踉跄了一下。影山硬生生止住自己的本能去触碰日向——自从日向在他面前提起标记这个事后,他就在尽力避开这个难缠的Omega了。他听到后面有人担忧地问日向没事吧之类的话,还是没忍住微微侧头留心日向的回答。

 

“我当然没事啦,放心吧。”

 

在排球场上的只有乌野教练和三年级,月岛他们知道日向第二性别的事。身为队长的月岛与教练交换了眼色,场地上响起了暂停的哨声。

 

日向一脸茫然地看着月岛一步步朝自己走来,晕眩的感觉越来越强烈,他下意识往后退了两步,又觉得自己的反应奇怪,最后张嘴迎面问道:“怎么了月岛,为什么叫暂停?”

 

“你……”月岛斟酌了一下用词,有些不自在地咳了一声推了下眼镜,又转过头来皱着眉头打量日向,“你有没有可能是发情了?”

 

这句话像颗石子猝不及防砸在水里激起阵阵涟漪。

 

影山的眸子骤然缩紧,空气里的不安因子躁动着要跳出牢笼。一旁不明所以的一二年级只觉得气氛异常,面面相觑,他们听到日向大声反驳他们的队长:“这不可能!”

 

月岛仿佛没有听到他在说什么,平淡如水道:“山口,你先带日向去趟医务室。”

 

“诶?好。”

 

“喂喂你好好听人说话啊月岛……”

 

“你还有什么要说的。”月岛颇为不耐地打断了他。他弯腰凑近日向,用只有两人才听得到的声音说:“如果没事的话当然最好。如果真出了什么意外,你也不想,自己是Omega的身份,被人知道吧?”

 

月岛一字一句说的很慢,又几乎是贴着日向的耳廓在动作,他原意是想让这个家伙冷静下来,却没想到适得其反。

 

谁也没想到率先动作的是在一旁看似漠不关心的影山,他二话不说扯着日向的手腕就往场外走,不容置喙地扔下一句:“我带他去。”

12

 

“影山你等等……”

 

日向几乎是被影山拖着在走,对方的手劲极大,他感到自己像是被套上了最坚固的枷锁,怎么也挣脱不开。

 

“影山?”他喘着气又叫了一遍那个人的名字,黑发Alpha终于停下了脚步,却仍未放开两人相连的那丁点儿接触。

 

这还是,自他们上次不欢而散后,难得的独处。

 

日向终于意识到自己确实是发情了,多亏了影山。他怔怔地盯着影山抓着自己的手出神,不知道自己是该先感谢还是先怪罪对方的好。

 

不过首先还是要先去医务室才行。日向刚决定打破沉默却被影山抢了先。

 

“你不是要我标记你吗?”

 

这是什么意思?!

 

日向攥紧了拳,仰头注视着影山的背影。“你不是已经拒绝过我了吗?”

 

“‘进行标记,只有以爱为动机这一个理由才行。’我确实说过这样的话。”

 

“那你……”日向张嘴还想问些什么,又止住了,他猛然发现,这些天一直以来困扰着自己的问题,像是散开的云雾,渐渐地显现出它隐藏的真正身形来。影山说这句话的意图到底是什么,还有,自己为什么会在本不该发情的日子,发情了。

 

这个认知让日向不得不用力深吸一口气来平复自己的心跳,他已经无法分辨自己是因为情绪上的激动还是发情期的到来而颤栗不已了。

 

影山仍保持着背对着他的姿势,他的肩膀好像更宽阔了,身高像跟自己较劲似的气人地抽高了好几厘米,害日向只能巴巴望着怎么也赶不上,手还是一如既往地漂亮而灵活,虽然平时最多的接触是把自己打飞……

 

他们有时会斗嘴,甚至冷战,虽然比一年级的时候少了很多,但是在夜晚日向因什么动静而条件反射躲到影山身后时,他知道这个人会护着他,知道这个人会在图书馆里提醒自己好好复习不然去不了集训两人上不了同一所大学,在他小鸡啄米般点着头快困过去的时候会毫不温柔地弹他的额头把他弹醒,又在自己咿咿呀呀抱怨的时候扔给他牛奶或者能量棒……

 

他们早已亲密如一体,因相同的梦想而相遇,为了有对方的未来而共同努力,还有什么比这更美妙的事呢?

 

“我明白过来了!”日向笑出声,胃里都是快活的空气。他伸出手覆盖住影山的,清晰感受到对方几不可闻的触动。

 

影山是被自己影响而紧张着,这个认知让日向洋洋得意,使他终于舍得大方说出自己的答案:

 

“你的意思是,要我先向你表白对吧?”

 

回答他的,是两人都等候许久的吻。

tbc

评论(9)
热度(92)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