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佐鸣】绵绵 (上)

双演员AU


正文《入戏


没发正文就发番外的也没谁了……



1.


漩涡鸣人是体验派,这是业内公认的事实。但鲜少有人知道,有时候他看完某部电影或是听完某首歌会触动到到一根专管表演的神经,他以前演过的角色便会通过这条神经突如其来悉数回到他身上。

 

和他住一起的宇智波佐助不认为这是个麻烦。相反,他把这当成演员身份带给两人的独特情趣。


2.


有次采访鸣人爆料说其实一开始他和佐助演《Naruto》试镜的是对方的角色,但是不知道为什么,导演见到了他俩后执意要两个人把角色换过来。

 

记者接着追问:“那你对于两人交换角色有什么样的感受呢?”

 

“有一点遗憾吧。”鸣人笑嘻嘻道:“我要是演佐助角色的话我会演的更坏一点,这样就能明目张胆在戏里欺负他啦。”

 

宇智波佐助看到采访后“哼”了一声。后来的后来,还是漩涡鸣人被欺♂负了个爽。


3.


有几次被问到最害怕的事情是什么,鸣人无一例外地回答:

 

走红毯!

 

事情要从还是新人时期的两人第一次参加火之国电影节开始说起。同一剧组的鸣人和佐助位置连在一起,结果不小心亲到的两人成功抢了当天所有前辈大咖的得奖头条,以至后来鸣人被记者堵在家里出都出不来——这样的经历给他留了不可磨灭的心理阴影。

 

直到现在,但凡有参加什么电影节慈善会之类的活动安排自己和佐助坐一起,他都会紧张得手脚发软浑身冒冷汗。

 

偏偏佐助还喜欢拿这个取笑他,有几次甚至特意嘱咐工作人员把他的座位和漩涡鸣人安排在一起。

 

不过鸣人现在都不知道,为什么自己当初会这么倒霉,连着七次出席活动都被安排和对方坐一起就是了。


4.

 

曾经有一次佐助被鸣人拉着配一段他喜欢的游戏里的广播剧。两人磨磨蹭蹭半天都没能就角色统一意见。最后佐助不耐烦地撂下一句:“我看你自己一个就可以配全部角色,根本不需要我吧。”

 

再明显不过的气话,却被神经大条的鸣人惊喜地睁大眼夸奖:“真是不错的主意!”

 

他真的开始尝试一人分饰多角:一会儿捏着嗓子是娇滴滴的女主角,一会儿又粗声粗气假装自己是居心不良的抠脚大汉,又压低声音故作深情成内敛文弱的男主角。

 

佐助听着听着好笑气全消了,却仍不忘挖苦对方道:“白痴。”

 

这句话被粗心的鸣人录了进去,还上传到了某个小众的视频网站上。

 

后来这个网站靠这个广播剧火了。鸣人这个无后期无加工无配图的三无广播剧当之无愧成为了镇站之宝。

 

所有粉丝都在视频下面齐心协力刷着同样的话:注意三分零七秒高能!注意三分零七秒高能!非战斗人员迅速撤离!……


5.


两人的第二次吻发生在某知名综艺上。


那是拍摄《Naruto》的第二年,佐助、鸣人和小樱三人都受到了邀请。节目组事先沟通说想让他们通过抽签的方式参加老土又刺激的Pocky游戏博得关注,却被鸣人认真地驳回了。

 

“这样的游戏在我看来是对女演员的不尊重,我不会同意参加。”


宇智波佐助不动声色往他那儿扫了一眼又收回视线,淡淡补充道:“而且,贵节目组这样安排,不怕得罪部分观众吗?”

 

导演被两人说服了。漩涡鸣人这么耿直的拒绝摆明没有回旋的余地,宇智波佐助粉丝的战斗力又是业界有名,看来这个想法只能泡汤了。

 

只是他没料到佐助又开了金口,直接挽救了这个差点胎死腹中的点子:“吊车尾的,你既然说这种做法对女演员不友好的话,是暗示应该我和你上吗?”

 

“我、我才没这个意思!”


……


至于他俩在镜头下第二次阴差阳错亲到一起当然是后话了。

 

那个导演倒是美滋滋,节目收视率比预想高出不止一星半点,他还把两人录制时的花絮单独作为彩蛋放出……这样这期节目的点击率就再也没被超过了。


6.


第一次和导演大蛇丸合作的时候,对方笑眯眯地问宇智波佐助最喜欢吃的食物是什么。

 

番茄。他面无表情道。

 

大蛇丸嗤嗤地笑着,诡异的表情让其他熟悉他的工作人员立刻猜到将要发生不好的事。

 

果然,那天佐助拍摄的第一条就是吃番茄,边吃番茄边和即将分离的剧中女友打电话。

 

大蛇丸要求很严格,吐字不清晰重来,打光不对重来,感情没到位重来……那一场戏整整拍了五十条才过,佐助吃了将近二十个完整的番茄,直到第二天他都错觉嘴巴里有股番茄味。从那以后,宇智波佐助有将近一个月的时间没再碰过这个为数不多曾被自己青睐的食物。


7.


在拍摄完《Naruto》之后相当长的一段时间里,佐助和鸣人没有任何明面上的互动。

 

坊间流传着各种各样奇奇怪怪的传闻和猜测,却没有一项得到过当事人的证实。

 

除了曾经有位匿名粉丝发帖爆料,描述了自己去国外看漩涡鸣人话剧表演结果在观众席偶遇宇智波的事。

 

粉丝合照的要求因私人行程不愿被泄露的宇智波拒绝,本来以为这样就结束了,没想到临走时还被宇智波特意嘱咐,待会儿如果碰到漩涡鸣人,一定不要提到自己来过。

 

“宇智波佐助君真的超级帅,再普通的衣服穿在他身上都掩盖不了他的光芒。我第一次见到真实的他感觉像是从画里走出来一样!本人比电视上还要好看,声音也超级好听。”


“不过不知道为什么他去看鸣人的话剧还不让对方知道。他当时的表现明明超级在乎鸣人!别问PO主怎么看出来的,女人的直觉知道吗!”


这条帖子引起了小范围内的讨论和争议,最后仍旧逃不过被删掉的宿命。


当事人之一从未特意在鸣人面前提过这件事,导致鸣人一直以为自己和佐助有五年的时间没见面。


只有宇智波佐助知道,那不是事实。


8.


不知道从屋里哪个角落搜到一本积满灰尘的杂志,鸣人心血来潮翻了翻,直奔佐助采访那一页。

 

大部分都是些被经常问到的官方问题,类似对表演的看法、近期的准备理想的对象这些。唯一一个让鸣人有些在意的问题是,最常听的歌手。

 

杂志上印着的答案:宇多田光。

 

这让鸣人想起前几天和佐助路过一家蛋糕店,里面正好放着那个女歌手的歌。鸣人边走边哼,佐助在一旁无动于衷。他敢肯定,以他对佐助的了解对方根本不知道宇多田光是谁。


那这种问题为什么要说谎?


“我不常听歌。只是有次在片场,恰巧看到你手机在放她的《Stay Gold》就把这个名字记下来罢了。”

 

佐助说的这件事鸣人有印象。因为那首歌是某个粉丝为他剪辑庆生视频用的背景音乐,他还记得当时自己不但把这首歌存在了手机里还认真回复道:谢谢你们陪着我成长。

 

那是他出道第二年,十八岁生日的事,鸣人翻到那个杂志的出版日期怔住了,心湖被猝不及防投进了一颗石子荡出圈圈波纹。

 

十八岁的宇智波佐助不经意地瞟了一眼,居然记他手机上一个陌生歌手的名字记了四年。


9.


他们俩曾经打过一个特别幼稚的赌:两人公开那天是上社会版头条还是娱乐版头条。

 

如果是社会版,那就先戴鸣人买的戒指,如果是娱乐版就先带佐助买的。

 

如果两个都上了,那就一三五戴鸣人的,二四六戴佐助的,周末一起戴!

 

鸣人万万没有想到最终头条居然被自来也成功求婚纲手的消息给抢走了。

 

他一边为自己恩师高兴一边感慨:“果然我们还是太年轻了啊佐助,影响力完全比不上好色仙人和纲手奶奶啊。”

 

“白痴。”宇智波佐助心知肚明。并不是影响力比不比得上的问题,而是所有有眼睛的人都看得出来他们早就在一起了。只有鸣人还傻乎乎地一直以为自己是地下恋情。

 

至于戒指,最终两人达成一致:同时戴两个也没什么不好。


10.


有件事鸣人纠结来纠结去了很久还是没有答案,最终决定问问佐助的意见。

 

他的恋人听完他的描述不动声色地回答:“你不是一直想尝试边缘类型的角色吗?这个机会不错。”

 

鸣人抬起澄澈如洗的蓝眸,抓抓金发唉声叹气道:“可是剧本里和我爱罗有床戏啊,我和他太熟了肯定会笑场吧!大蛇丸又是出了名的重拍狂魔,哇呜肯定会很煎熬……”

 

“那要是和我呢?”佐助发问。

 

“啥?”

 

“要是合作的演员是我,你会接吗?”

 

“当然不会!”鸣人果断道,无视对方难看的脸色噼里啪啦道:“和你拍这种戏一不小心有反应的话那我的一世英名就都毁了!而且我也不想让别人看到你的裸体。”

 

后面那句话成功让佐助怒气值回归到水平线下。

 

我也不想啊,白痴。

 

但是一起经历了这么多再去计较这些就很不符合两人的性格。更何况都是敬业的人,根本没有考虑过替身的情况。有一次鸣人因为拍戏小腿受伤不能吊威亚而用替身难过了很久。

 

最终鸣人还是接了这部戏,过程的惨烈和艰辛暂且不提。两人一起去看了电影首映。虽然进场之前鸣人要求佐助再三保证不能公报私仇。

 

那可不是你这个吊车尾能说的算了的。嘴上说着好佐助心里却这样不屑一顾地想。


到限制级画面的时候还是有些紧张,鸣人忍不住一直偷偷瞄佐助的表情,他想自己等下肯定会受到各种嘲笑,却依旧自虐般询问对方的看法。


“怎么样怎么样?”

 

“床戏比以前有进步。”

 

听到表扬的话鸣人立马笑得眉眼弯弯想说点什么,然而佐助下一句话立马让他破功。

 

“所以你该好好感谢我对你的训练吧,吊车尾的。”

 

我可去你大爷的!



tbc or end ? that is a question.



评论(9)
热度(169)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