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佐鸣】入戏 (上)

双演员AU

 

番外《绵绵》

 

文中提到的《Naruto》为698结局



00

 

耗时五年的周播热剧《Naruto》终于要迎来大结局,参与制作的工作人员一时都有些伤感,更不用提主演漩涡鸣人了。

 

最后一幕镜头拍摄完毕,随着导演「咔」的声音响彻在空旷的片场,工作人员像声控机器人般开始上前陆陆续续撤下布景。

 

他们的主役漩涡鸣人还穿着戏服躺在石头道具上,侧过头看了看跟他合作多年的宇智波佐助,想到以后就要和熟稔的大家说再见,一时情绪翻涌而至。

 

“佐助。”

 

四目相对,呼吸交缠的瞬间,一个眼神就足够体现所有的默契。


工作人员好心提醒两人起身,要开始撤道具了。

 

佐助率先移开视线,他起身后伸手把鸣人拉起,惯性使得鸣人的身子止不住向前倾倒——他投进了一个契合无比的怀抱。

 

以后还能再见面啊我说!

 

鸣人傻笑着回抱住对方。

 

01

 

《Naruto》完结的消息迅速占据各个新闻网站板块头条,大部分配图都用的是佐助和鸣人结束后拥抱的那一幕。两个主役之间温情的场景成功勾起了无数粉丝的泪点。

 

某位有心的粉丝特意找出了早先时期,有记者抓拍到片场两人气氛剑拔弩张看起来下一秒就要打起来的照片作对比,调侃地配上文字评论:“看来这是一个仇人变情人的故事[爱心]”

 

这条评论大概可以算半个事实。

 

早先大家刚进组的时候谁也不认识谁。女主角的扮演者春野樱为了搞好和众人的关系带来据说是自己亲手烤的饼干,周围人都很给面子地接下纷纷道谢,唯独宇智波佐助低头看台本,充耳未闻。他的女助手气势十足地上前拦下春野樱道:“不好意思,佐助他不吃甜食。”

 

站在远处的漩涡鸣人咬着饼干愤愤想,这家伙还真是挺讨厌的。

 

02

 

第一印象总是需要很长时间来改变。

 

好在那时的拍摄任务也简单,各类少年追逐梦想的日常和性格迥异的伙伴碰撞出来的火花,加上新颖的世界观设定和主创团队的心血,轻而易举吸引了大批观众的眼球。

 

自然而然,演员们戏外的生活也受到了加倍的关注。

 

鸣人热爱演戏。他天生感性大于理性,具有解放自我和相信情境的天赋。这部戏是他毕业后拍的第一部,没想到一拍就拍了五年。由于主役的身份,他没有多余的时间接拍别的片子,偶尔去好友的电影里跑跑龙套客串一下,观众看到少年那张熟悉的脸都会脱口而出:那不是鸣门吗!

 

有时在街上被认出来索要签名合照而打断原先准备好的日程表,或是被迫接受不舒服的提问或采访,都被他视为喜爱拍戏所必须付出的代价。

 

说起来,有一类问题是采访时鸣人经常会遇到的:对宇智波佐助的看法和两人戏外的关系。

 

第一次碰到这个问题,鸣人拿着话筒一脸真诚:“佐助本人就像团扇一样讨厌。”

 

记者们纷纷笑开了,以为这个单纯的少年是在说笑。唯有看穿鸣人真实心理活动的经纪人和助理在一旁吓得冷汗直流。

 

后来鸣人得到了一份助理撰写的有关佐助问题的标准答案,要求他背下来。

 

鸣人叫苦连天,感慨人生如戏全靠演技。再碰上被问这种问题,他便眨巴着眼睛假装真诚地满嘴跑火车:佐助他啊,是我一直憧憬的对象呢,虽然表面看上去冷冰冰但其实人非常细心和温柔!也是我非常重要的朋友,你们别看他总是骂我吊车尾的,那可是我们关系好的表现呢。

 

才怪。

 

剧本里两人角色剑拔弩张互相嘲讽的场景就是本色出演,鸣人面对着佐助那张被粉丝吹捧到完美的脸总能轻而易举调动内心的怒火——面对这种臭屁的人怎么可能不生气!

 

瓶颈期是拍摄鸣门和团扇关系改善的时候,意料之中两人重拍了多次。导演总是摇着头感觉不对,却也说不出所以然。他只说让两人私底下多多交流,还是和之前一样把对方当作竞争对手来看待是不行的。

 

漩涡鸣人作为体验派,演戏而有的一大特点:从自我出发,本色出演。


就好比让直男去演一个同性恋,他不能把自己伪装成别人去模仿,只能把自己内心中哪怕只有一点点对男人的好感拿出来给角色。

 

难点就在这里,鸣人费尽心思,还是很难挖掘出自己对佐助一点点的好感。

 

剧组的进度在这里慢了下来。那几天恰逢气温骤降,鸣人不幸染上了流行性感冒,又因为主役的身份不得不坚持工作,和宇智波佐助拍戏的时候一边说台词一边流鼻涕,像坏掉的水龙头。他又不敢伸手去擦,这在剧本里是没有的,被导演骂过多次的他生怕触碰对方的逆鳞。反而是佐助从容地拿出一包崭新的卫生纸扔给他,“都快流到嘴巴里了,白痴。”

 

鸣人愣住了,这不是剧本里的情节。导演也没有喊“咔”,他下意识想说谢字,话到嘴边又拐了个弯:“我才不会对你说谢谢嘞!”

 

对方“哼”了一声。

 

导演终于满意了。鸣人如释重负,他突然觉得,其实宇智波佐助也没有那么讨厌。

 

后来鹿丸撇撇嘴,说他凭一包卫生纸就被宇智波佐助收买了。鸣人不爽,解释说只是因为他对别人对他的好会记很久,为此他还特意拿对方举例子。

 

“你还记不记得有一次,拍摄结束后我有东西忘在片场了,回去拿的时候周围都断了电,什么都看不清,我手机也放在了车上,你当时也在,看到我找东西还特意拿手电筒帮我照亮,我也记了很久啊。”

 

奈良鹿丸眯起眼:“你说的,不会是我们上个月盂兰盆节放假之后来的那次拍摄吧?”

 

“对啊。”鸣人点头。

 

“你认错人了,鸣人。”鹿丸犀利地指出,他一手托着腮,一手无聊地翻着台本。“那天我早就走了,不过上车的时候我看到宇智波赶回去片场,你看到的十有八九是他。”

 

鸣人怔住了——回想那天的情景,片场是伸手不见五指的黑,他在那人手电筒灯光的照耀下暴露的一清二楚,对方的面貌却隐匿于黑暗中怎么也看不清,再加上鸣人当时找东西心切,还有助理在车上等着他,他只凭模糊地一瞥断定那人是鹿丸。

 

怎么会是宇智波?

 

他记得自己那时找了快半个小时,对方便耐心地打着手电筒等了他半个小时,自己回去的时候还被经纪人臭骂了一顿……那个人怎么会是心高气傲,目空一切的宇智波呢。

 

鸣人有些泄气。他想起那天晚上,自己找到东西后笑着和那个影子说:“谢了鹿丸。”

 

不知道那时,把自己隐藏在黑暗中一言不发的佐助,听了是什么样的心情。

 

03

 

对于从出道起就饱受各类争议的宇智波佐助来说,各种抹黑的新闻与捕风捉影的爆料早已成为家常便饭,他向来看都不会多看一眼。

 

只是这次,某人意料之外的维护反而让他有些在意。

 

事情起因是一条关于他在《Naruto》剧组耍大牌的新闻。业内人士一看便知,宇智波佐助的高人气挡住了一些同行的利益,自然而然便招来了这些无中生有的非议。

 

他像是在走独木桥,一不小心踩错便会坠入万丈深渊,偏偏还有不计其数双眼睛虎视眈眈盯着他,盼望着他早点万劫不复最好。

 

宇智波佐助面无表情地浏览那些不堪入目的评论。

 

这个世界真是奇妙。那些和你素未谋面的陌生人,居然能以为了解你的一切,假扮成知情人的模样对你评头论足,却依旧能吸引无数愚昧的拥护。

 

直到一条评论跳入他的视线,罕见地让他表情有了变化。

 

「我认识的佐助绝对不是新闻里描写的那样的人。」

 

这算什么?


漩涡鸣人这家伙是入戏太深,所以戏外也要向别人展示一下他们友好的兄弟情吗?

 

“你们什么时候关系变得这么好?”两人的助理大为咂舌,不约而同发起了同样地疑问。

 

鸣人嘿嘿地笑着。佐助“啧”了一声,懒得回应。那人的头像映入他墨黑的瞳孔,内心随着那抹耀眼的金悄悄变得炽热起来。

 

04

 

很多粉丝揣测宇智波佐助是方法派,入戏快,出戏也快。事实上哪有分的那么清楚。

 

他也曾为了进入角色陷入失控和疯狂的状态而失眠一整晚。那段日子他满脑子负面情绪怎么也驱赶不走,凝视着镜子中自己墨黑平静的瞳孔似乎都逐渐染上了一抹猩红。

 

“佐助,你好像有些不对劲……”鸣人站在他房间门口,担忧道。

 

“滚开。”他压抑着自己翻滚不平的情绪,将那人隔绝在门外。

 

关上门后他又有些后悔,揉着自己隐隐作痛的额头不发一言。

 

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变得这么暴躁?

 

两人难得回温的关系又开始冷却。鸣人能明显感受到,佐助在减少和自己的接触。

 

但他也分不清,自己不依不挠一门心思挂念佐助的状态,究竟是自发地关心,还是受鸣门这个角色的影响。

 

就在两人关系处于低谷状态的时期,网络上爆料出一条有关佐助的丑闻。

 

是说佐助在还没有出道的时候,曾经加入过某个贩毒的黑道组织,做过不少不干净的事,甚至和早期某些无疾而终的重大案件有脱不了的关联。

 

这种传闻一旦落实,别说继续做演员,很大程度上佐助的一生都会被毁掉。

 

甚至不需要去质问佐助本人,鸣人就选择了相信他。他煞费苦心,甚至动用自己一直不愿意触碰的老爸的关系和人脉去调查是谁在背后捣鬼。

 

鸣人见到艾的第一句话就是:

 

“请您不要封杀佐助!佐助是一个很好的演员,不管您因为什么原因而封杀他都是日本演艺圈很大的损失。”

 

艾不屑一顾,在他的眼中,鸣人这种初出茅庐的愣头青就是不知天高地厚的蝼蚁。

 

“你小子算什么身份?为他说这些话。”

 

鸣人坚定道:“我是他的朋友。”

 

“我看那家伙可没怎么拿你当朋友。”

 

鸣人摇摇头。“我知道这种事情意味着什么,所以希望您能想清楚,不要对佐助赶尽杀绝。不管之前佐助因为什么得罪了您,我替他向您道歉。”

 

说着,少年跪了下来。

 

沉默了许久,艾低声道:“你们当演员的,以为现实也是在拍戏吗?”

 

鸣人一动不动静静低头跪着,像是一尊石像。

 

“你以为,你感动得了别人,实际上,你感动的只有你自己罢了。”

 

……

 

“那人突然撤销了对佐助的指控,真是奇了!还以为佐助这次真的要走投无路了。”宇智波佐助的女经纪人在一旁喜笑颜开,现在舆论的风向是一边倒的偏向佐助,谴责造谣者。仿佛之前在网上说要抵制他的人一夜之间全都消失不见了。

 

“看来我们佐助真是吉人自有天相,以后一定是大红的命。”

 

有什么力量从中帮助自己,宇智波佐助心知肚明。

 

他笃定地想,一定是鼬。


tbc


关于演员演技分类的知识有参考知乎高票答案:表演艺术中的「体验派」、「方法派」、「表现派」分别指的是什么

其他的梗都很明显就不特别点明了www最后可以求评论吗

评论(21)
热度(134)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