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佐鸣】入戏 (下)

双演员AU

 

番外《绵绵》

 

文中提到的《Naruto》为698结局



05


 

几乎所有人都以为,和剧中一样,现实里也是鸣人一直追在佐助身后。

 

宇智波佐助知道,这不是全部的事实。

 

早在他们拍摄终结之谷那个镜头时,他就明了自己的心意。最终平静地接受了这个事实。

 

他凝视着在他身下闭着眼睛的鸣人,他微微颤动的睫毛,脸上狼狈的伤痕与灰尘在自己眼里清晰得毫发毕现。周围一片寂静,对准他们的灯光与摄像头在宇智波佐助的脑海里全都消失了。

 

从此世上只剩下他们二人。

 

而这一刻,在他眼里,竟似永恒。

 

灵魂为之一颤的感觉大抵就是如此。

 

从那以后他就预感到了结局:团扇最后一定会向鸣门妥协。

 

如同他对鸣人一样。

 

06

 

佐助在片场捡到了鸣人的包。他不明白鲜艳的橘色怎么会被对方无视,就像不明白鸣人身边聪明的经纪人和助理怎么也会被对方传染得粗心大意一样。

 

无意中,他摸到背包底部一个不寻常的弧度,一个奇异大胆的猜想油然而生。

 

没有片刻犹豫,他打开鸣人的背包,最终找到了那样东西。

 

是团扇的护额。

 

“哇哦我今天还在想我包掉哪儿了呢!佐助你居然会亲自送过来你要不要……”

 

“这个,”他不耐烦地打断鸣人的话,直奔主题,“为什么在你这儿?”

 

鸣人看着佐助手里的护额,一时竟有些被抓包的心虚,他出其不意伸手去抢,却被佐助灵巧地避开。鸣人有些泄气地挠挠后脑勺道:“就……觉得很有意义啊,就找道具组的人要了过来,反正以后他们也用不上了的说。”

 

“你只要了这个?”

 

被这样问到鸣人才后知后觉,自己只要了这一个,甚至还是剧中不属于自己的东西。

 

“是诶!”鸣人挠挠脸,恍然大悟:“佐助你的意思是我应该多要点东西的!现在联系道具组的话应该还来得及吧!”

 

佐助抓住转身就跑的鸣人,平淡如井的双眸里有什么一闪而逝,快得让人抓不住,他克制住自己的怒火呼出一口气,低声咒骂:“你这吊车尾的。”

 

搞不懂自己为什么会被骂。鸣人扭过头好奇道:“对了团、不对佐助,我之前听道具组的人说,你也找他们要了样东西,你要了什么?”

 

“才不会告诉你这吊车尾的。”

 

“喂喂!你就不能改掉这个称呼吗?明明我们都拍完戏了的说。”

 

“你先改掉那个奇怪的口癖吧。”

 

“可是我已经习惯了的说……”

 

……

 

那晚鸣人最终也没能从佐助嘴里得知,他拿走的道具到底是什么。

 

07

 

剧组庆功会结束之后,导演单独把佐助和鸣人留了下来,开门见山道:“我对你们有一个请求,或者说是建议吧。”

 

佐助坐直了身体,隐隐有种不好的预感,鸣人吃着粉丝送的蛋糕心不在焉含含糊糊地应着。

 

“我希望,你们以后能尽量不要见面。如果想继续维持朋友关系的话。”

 

话音刚落,鸣人僵硬地停下动作,嘴里的蛋糕索然无味,他赶紧皱眉追问原因,与之相反,佐助却在瞬间明白过来一切。

 

“好好听人说话啊鸣人,后半句被你无视了吗?”导演无奈笑着,盯着宇智波佐助雕像般的侧脸意味深长道:“或者,你可以问问佐助,他一定懂的。”

 

被鸣人毫不遮掩的目光大咧咧地盯着看比什么都让佐助觉得如芒在背,他动了动嘴,微微侧过身子,斩钉截铁道:“五年。”

 

鸣人的目光一下子变得更为炽热,这炽热几乎快要让他烧起来。

 

“这是你们的事,你说五年就五年吧。”导演且言且笑,掐掉手里燃烧的星星火点,起身悠悠离去。

 

“团扇、不对佐助,”鸣人快速改了口,这不是他第一次叫错人名,剧组的大家都习以为常,只要佐助每次都会在意自己被叫错。“你为什么要答应?”

 

宇智波佐助迎着他疑惑的眼神回望他,细细描摹这人的眉眼神态,一呼一吸,水果味的洗发水,嘴边沾上的不明显的奶油。他想如果自己吻上去,那这个吻毫无疑问会甜得发腻。但他会就这样喜欢上吃蛋糕也说不定,毕竟那是记忆里鸣人的味道。

 

那漩涡鸣人会有什么反应呢?

 

他第一反应会觉得自己鬼迷心窍,玷污了团扇和鸣门纯洁感人的友谊,但也有很大的可能他会接受,因为“团扇”是他重要的、不愿失去的朋友,宁愿牺牲自己作为鸣人存在也要满足“团扇”的朋友。

 

但这不是我想要的。

 

宇智波佐助平静地想,最终什么也没做,他开口道:“我要和自己打一个赌。”

 

“赌?”

 

赌五年的时间够不够你从入戏到出戏,够不够你好好认识宇智波佐助,够不够……

 

“鸣人。”佐助盯着他,一字一句道:“你要遵守承诺。”

 

够不够你反应过来我的良苦用心。

 

鸣人鼓起脸颊,不依不饶企图最后挣扎一下:“要我遵守可以,但佐助你至少要告诉我原因吧。”

 

不知道佐助想到了什么,他微微翘起嘴角笑了,凑到鸣人耳边,压低声音如同蛊惑人心的恶魔。

 

“原因就是,我从道具组拿走的,是你的吊坠。”

 

鸣人一怔,佐助吐露的答案化为凛冽的枪准确无误击中自己的心脏,却一点都不疼,被击中的地方酥酥麻麻,散发出温暖的液体流淌蔓延到四肢百骸,身体轻盈得似乎可以飘起来。

 

“你明白了吗?鸣人。”

 

佐助深邃的双眸给自己下了咒,无法拒绝的咒,鸣人憋出一口气道:“那我们从今天开始。就这样说好了!我会算好时间的!”

 

佐助又一次勾起嘴角笑了,鸣人听见自己胸腔的震动敲打在眼里、嘴巴里、耳朵上,无比清晰。

 

他有种莫名却准确的直觉,佐助的答案,会让他一辈子铭记于心。

 

08

 

《Naruto》完结后一个星期,漩涡鸣人便宣布了自己将去国外深造学习的消息,归期未定。

 

佐助是在网络上看到这个消息的,当时的他坐在会议室里听着公司上层的安排,心却是脱离桎梏的雄鹰,展翅翱翔了很远。

 

 

鸣人收到我爱罗电话时是惊喜的。他突然反应过来,自己在国外一直忙于剧院工作都没有好好逛过景点,赶紧咨询朋友做好准备,免得在我爱罗面前出丑。

 

最终还是有些搞砸了,鸣人不太记得路,带着我爱罗瞎逛了很久,对方却一点责怪的意思都没有,让他很感激。一直到晚上,两人坐上塞纳河的游船,边喝酒边聊天,尴尬的气氛终于缓解了不少。

 

也许是酒的度数太高,也许是夜色醉人,鸣人脑子晕晕的,脸颊绯红。他眨也不眨盯着好友看——他第一次在剧组见到我爱罗的时候,这个人眉眼都冷到极点,现在再看却发现明明满满都是温柔。

 

鸣人吸了下鼻子,口齿不清地开口:“我爱罗,我、我觉得……我好像喜欢上了一个人……”

 

“嗯。”

 

蓝色的眸子盛满混沌和迷茫,他凝视着月亮,冷冷的,高高的,怎么也抓不住,很像自己记忆中的某个人:“唔,是、是和我一样的男人……”

 

我爱罗依旧给他回应:“嗯。”

 

“不会觉得奇怪或者恶心吗?”

 

“不会,鸣人。”他的好友露出一个安慰的笑。“我也喜欢过男人。”

 

说的人云淡风轻,听的人排山倒海。鸣人惊讶得表情都忘了怎么摆,他像中世纪的航海家发现了新大陆,下意识脱口而出紧紧追问。

 

“谁?!”

 

“你。”

 

09

 

佐助终于在舞台上看见了阔别已久的鸣人。

 

没有人知道他会在这里,工作室公布他今天的日程表是:私人或不便对外公布行程。他像一个卑劣的小偷,在今天肆无忌惮收敛他的财富。

 

作为演员,鸣人和他太不一样了,脸蛋是没有攻击性的帅气,灵魂是灵活的温柔的带笑的感染人心的,他的表演没有框架,没有界限,他就算站着不动,就算舞台灯光不打在他的位置,佐助的视线依旧不依不挠黏在鸣人身上。

 

他的身形轮廓,脖颈的弧度,眉骨阴影里眼睛的光亮,站或坐的姿势,肩上锁骨的位置,喉咙里发出的笑声骂声喘息声,更是让人惊艳到呼吸不过来……如果欲望会实体化,那么这个小小的剧场无疑会被挤压到爆炸。

 

……

表演结束后,意料之外还是有人认出了佐助,大着胆子向他要签名,他没有拒绝,也没有忘记把自己的私心小心翼翼藏好。

 

“麻烦你们,”他压低帽檐朝四周略略扫过,没有看到那个惹眼的发色,便安下心来接着道:“待会儿见到漩涡鸣人,不要告诉他我来过这里,也不要在社交网络上发布相关消息。”

 

这是第三年,他悄悄打破自己亲手定下的约定,自尊使他决定永远守着这个秘密。

 

10

 

有人发短信给他,让他去东京的木叶广场找一样东西,却没具体指明是什么。

 

不需要任何多余的询问,鸣人达到木叶广场的瞬间,已经了然佐助让自己寻找的是什么。

 

那是自己和佐助的石像,更确切地说,是团扇和鸣门的石像。

 

鸣人情不自禁走近,抚摸着那人临走前的欲言又止,眼里复杂深沉地凝视……仿佛穿过了时间与空间,团扇站在了他面前。

 

“佐助。”

 

鸣人呼唤道,带着惊喜与笑,成长与一身的风尘仆仆,说出这个在五年间他在心底默念过无数次的名字。

 

远处的人带着淡淡的笑,没说一句话。

 

一切正要开始,一切即将发生。

 

而漩涡鸣人却觉得,为这一刻,他已等很久了。*

 

END

 

*这段意境引用泰戈尔的《飞鸟集》:“他微微笑着,不同我说一句话,我却觉得,为了这一刻,我已等很久了。”

 

至今在我看来仍是最美的告白。

 

萌佐鸣很长时间了(和文里两人分开的时间一样是五年),一直想着写点什么做点贡献,奈何人懒,开的坑都静静趟在文档里存着不见天日,每次回头再看自己写的文总是莫名羞耻。但是偶然翻到这篇的开头,突然很想看看后续的发展。

早就忘记自己初衷是为什么想写这个故事。但动机不变的。因为喜欢。因为爱。

 

因为相信他们在无数个平行世界都相爱。

还有一些没有写到的梗(比如佐助还没得知是鸣人帮助了他啊、鸣人对我爱罗表白的反应啊等)会发在番外《绵绵》 (下)

最后,谢谢大家和我一起喜欢佐鸣!

评论(14)
热度(115)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