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条不可食用的鱼٩( ᐛ )و

【佐鸣】漫漫(1)

佐追鸣


弯追直


年下



1.

 

漩涡鸣人大跨步风风火火过马路,路上还顺便把昨晚从便利店里买的三明治从书包里拿出来吊儿郎当地叼着,顺着人潮行走的时候不幸发现一辆电车刚刚开走。


他的脸皱成一团,费劲地把不是那么可口的食物三两口咽下去,再三两口吸完盒装牛奶,早餐就这样利落地解决了。

 

漩涡鸣人百无聊赖等着电车,周围是一群面色漠然的上班族,低头看着手机忙着打电话,还有惹眼的两对情侣在一起耳鬓厮磨,和外界隔绝成一个二人世界。

 

视线跳过黏糊的情侣,有一个身穿和自己相同款式校服的少年进入了视线,和自己相隔了大约三个地铁车门的距离,对方背挺得笔直,没有低头看手机身旁也没有同伴,鸣人只看得到他的背影,但从背影他就能知道,这个人他以前从没有见过。

 

大概是低年级的学弟。

 

好奇心仍未停止,毕竟等地铁的时间太过无聊,他便都花在观察这个学弟身上。

 

可惜漩涡鸣人不姓江户川,观察了半天也没发现什么有用信息。甚至直到地铁进站,那个少年侧过头,他才看清对方的长相。

 

这一眼便叫鸣人怔住了,某根深藏在记忆里的神经被狠狠触动,他跟着人群麻木地行动,满脑子都是那张脸,那双眼睛。

 


这个人,我绝对在哪儿见过!

 

他急切地抓耳挠腮,记忆却像缺了一块的地图怎么也拼凑不齐,这样的状态一直持续到下站才终于迎来结束。

 

宇智波,佐助。

 

他终于记起这个蒙尘的名字。下了车后下意识四处张望,那个身影消失在茫茫人海中,连带着那双眼睛一起。

 

谈不上多沮丧,只是生活里一个再小不过的插曲,毕竟他们是半个陌生人,错过了也就过了。

 

 

开学第一堂课主要是假期总结和班主任例行讲话。鸣人听得耳朵都快起茧,在下面偷偷打哈欠,他眯起眼往窗外望去,新生整齐地站在操场上听着校长讲话,洋溢着年轻活力的气氛。他突然想到,这些密密麻麻的人群里也会有宇智波佐助那个家伙在,不由自主多望了两眼。

 

“漩涡君。”

 

像被猫抓到的老鼠,听到班主任严厉的声音鸣人抖了抖,汗毛一根根立正站好。

 

“是!”

 

他立刻答到。懒散的气氛悄悄散开,同学们私底下传出低低的笑声。

 

真是倒霉。漩涡鸣人有些懊恼地趴在桌上,像没骨头的软体动物。

 

下课后,牙用纸团扔他,正中额头,鸣人哎哟一声坐起来,毫不客气地扔回去。被牙机灵躲开。


“速速招来!上课的时候在看哪个美女啊?这么鬼迷心窍。”

 

“这种机密我怎么可能告诉你,你拿什么换?”

 

“诶还真有美女啊!”牙一下来了兴致,三步并两步跑到鸣人座位跟前。

 

“谁啊谁啊?我们年级的吗?还是一年级的?你怎么认识的?”

 

“……”一下子来了这么多问题,鸣人撇撇嘴,没忘记自己的目的。“你还没说拿什么换呢!”

 

牙眼睛转了两圈,突然压低声音说:“要不我告诉你个八卦?”

 

鸣人一怔,还没开口犬冢牙便像竹筒倒豆子似的一股脑说了出来。“你知道我今天听说了一件什么事吗?”

 

“什么?”

 

“我跟你说——”

 

“咳咳!”

 

一个身材高挑的女生走过来,不客气地打断他们:“犬冢,高桥老师让你去一趟他办公室。”

 

“我的天!怎么又是那个家伙!不就是上次赤丸在他车胎下撒尿了吗?至于这么记仇吗?”

 

四周爆发出一阵哄笑。只有牙愁眉苦脸,拖着沉重的身躯出了教室。

 

山中井野勾起嘴角一笑,漫不经心扫过笑得形象全无的鸣人,留下一个婀娜的背影。

 

 

 

“高桥老师找你去干嘛?”午休的时间,鸣人再次和牙搭上话。

 

“他才没找我!我去他办公室连个人影都没看到。肯定是井野那个臭丫头整我!”牙咬着饭团恶狠狠道。

 

“井野为什么要整你?你哪儿得罪她了吗?”

 

“这我怎么记得起来,得罪她的地方多了去了。上次在她面前说她喜欢的那个男演员丑,上上次在抢了便利店最后一份餐包,上上上次……”

 

“好了好了。”鸣人连忙打断他,咬了一口便当盒里的沙丁鱼串,含糊不清地说:“我要是井野,我也针对你……”

 

倒是最后也没人提起那个八卦。

 

 

 

日本政府什么时候能考虑一下,解决高峰期电车人多的问题就好了。鸣人艰难地移动着,前面乌泱泱的人群挡得他车门都看不见,更别提挤上车了。周围不乏许多穿着和他一样校服的人,鸣人大致扫了一眼,没一个眼熟的面孔。

 

他突然就想起了宇智波佐助。

 

他俩上车的那一站是起点站,人不是很多,对方还能保持形象,现在他要是在的话,免不了也会是鲱鱼罐头里的一员。

 

鸣人有点想看看被挤成罐头的宇智波佐助。可惜没这个机会。

 

等了两趟车,鸣人才上了电车。他找稳一个稍微有点空间的地方站住,低头拿出手机的瞬间看见面前车窗玻璃上的倒影——竟然是宇智波佐助!

 

他快速扭过头,两人视线正好对上。

 

气氛有些微妙。

 

漩涡鸣人一开始没想打招呼。毕竟他们的联系太久远了。那是玖辛奈和皆人还在的时候,他们和宇智波一家是邻居,碰见了打个招呼问候一下的关系,但他和佐助的相处远没这么融洽,甚至还打过架,回想起来都是小学时候的事了,更何况佐助还比他小两岁。

 

鸣人打量着对方。他第一个念头是:这小不点现在长得好高啊,都快和我一样了。

 

五官也长开了。鸣人盯着那双平静如水的眸子,不知怎么升起了这样一个念头:

 

和这么好看的人在一起,就算是虚荣心也该得到满足了。*

 

 

“那个,我们是一个学校的……”鸣人摸摸鼻子,尴尬地笑着。他不确定佐助能否认出他来,心里抱有一丝忐忑。

 

“不用你提醒,吊车尾的。”对方抬起眼皮道。

 

他不仅认出他了,还能叫出他小时候给他取的绰号。

 

我——靠!


鸣人瞪了他一眼。心里却是高兴的,嘴角藏不住上扬的弧度。

 

“我说你就不能换个客气点的开场白吗?”

 


2.

 

和任何一个重逢的普通朋友一般,或许他们还要更为冷淡,三言两语交换了基本信息,再无动静。

 

车内的空间越来越宽松,鸣人找到一个空旷的座位坐下,宇智波还站在原地没动,他也没打算自来熟地招呼对方坐在他身边。

 

毕竟隔了这么多年的时光,能够不咸不淡地说上两句已经很好。

 

只是没想到佐助会跟着站到他面前。

 

鸣人怔了一瞬,很快扬起头搭话:“你也是终点站下车?”

 

“嗯。”

 

“哦!”他大大咧咧地笑起来。“那我们以后应该会经常遇见。”

 

“我知道。”宇智波佐助眨也不眨地盯着他看了一秒,悄无声息移开视线。

 

他怕自己再多看一秒,便会忍不住亲下去。

 

从此眼前这个人便对他避之不及,留他一人茕茕独立,剩下这空洞的身躯一步步走向腐朽溃烂,和这辆地铁一起,脉息渐停。

 

 

 

“那个八卦!鸣人,我上次是不是还没跟你说?”牙不依不饶又一次提起这个话题。

 

用了三秒,鸣人记起来他说的是什么了。“哦,那个啊……”

 

“我跟你说!”牙急匆匆地,压低了声音靠近鸣人,鸣人甚至能闻到他身上狗毛的味道,有些不自在地往后靠了靠。

 

“隔壁班的佐井,听说他喜欢男的!”

 

鸣人筷子上的炸火腿一下子没夹住,掉在了地上。

 

真是惋惜。他看着蒙了灰的食物捶胸顿足。昨天好不容易炸好的说。

 

“佐井?谁啊?”

 

“就是那个啊,你之前还说他整天笑眯眯的样子很欠打的那个。”牙模仿了一下,可惜四不像。

 

鸣人脑子里浮现出一个皮肤很白,不分时间不分场合都微笑着的男生形象,可能是受《Jump》漫画的影响,他直觉断定那是个腹黑的家伙。

 

至于喜欢男生,鸣人挠了挠脸。这个他真的不知道怎么反应,因为在他看来,男生喜欢女生就跟米饭,酱油,生鸡蛋这样的搭配一样天经地义。

 

“你怎么就这种反应?”牙大失所望。

 

“那这样——哇佐井居然喜欢男生!这个家伙果然是个变态,我以后见到他一定……”

 

“够了够了你演技也太浮夸了。”牙摆摆手表示自己看不下去,郁闷地戳着便当里的荷包蛋。

 

 

 

鸣人从男厕所出来,走廊转角处撞到一个人,他嘴上说着抱歉抬头一看,撞见一张似笑非笑的脸。

 

佐井!

 

想到那个八卦鸣人差点跳着弹开,但是他又有点犹豫牙会不会是在骗他,误会同学总归是不好的。

 

“怎么了吗?鸣人君。”对方温和地开口,却让鸣人心里毛毛的。

 

“没什么!什么都没有!刚刚稍微走了下神……”

 

“是吗。”佐井笑笑。“走路要小心哦。”

 

他说完就侧身走掉了,鸣人心里莫名蹿起一团火,然而什么都烧不到,只虚虚的冒出烟。

 

“对了鸣人君,”佐井又回头叫住了他,还是一成不变笑眯眯的表情。他慢条斯理地说:“有没有人告诉过你,你的屁股很翘?”

 

“……”

 

冷静冷静冷静。鸣人心里默念着,两秒后他愤怒地扭头大骂:“我靠佐井你再说一次试试看!”

 

 


他果然又在地铁上看到宇智波佐助了。

 

不同的是这次对方身边有同伴了:一个满头银发牙齿尖锐的家伙,一个沉默寡言看起来发育过头的大块头,和一个戴眼镜的红发女生。

 

佐助站在中间,低着头按手机,本来应该是存在感很低的,但看起来更像他们一群人的中心。鸣人和他们隔的距离不远,人还是一如既往的多,对方一直低着头肯定没有看到他。

 

原来佐助的朋友都是这样子。鸣人打了个哈欠,提前几站下了车。

 

 

这时,站在中心的黑发少年抬起头,目光锐利。

 

香菱势在必得地对着佐助点头,跟着飞速下了车。水月在她身后嘻嘻哈哈地做鬼脸:“啰嗦的女人终于离开了。”

 

“老大,那个人是你的仇家?”

 

佐助一脸平静:“这不是你该问的事情。”

 

 

 

 

小道消息的传播速度快到让人无法想象。他和佐助“重逢”搭上话的第二个星期,就有人来问鸣人那天在地铁站和他一起的学弟是谁。

 

“我平时和别人说话怎么没见你们这么关心?”鸣人眯起惺忪的眼,歪着头。

 

“你平常身边的朋友能和那个人比吗?”

 

鸣人内心双手合十为自己无故躺枪的朋友们祈祷。

 

“他叫什么名字?有女朋友吗?加入了什么社团……”

 

“停!停!停!”鸣人怪叫了一声。“私人信息,恕不外泄。”

 

真相是他什么也不知道。

 

“诶——”女生们发出“嘘”声,一个栗色短发的女生笑道:“漩涡君不说也没关系,听说真由美已经亲自去问了哦!”

 

真的假的?鸣人一下来了精神。看来这下他有话题找佐助聊了。

 

“她问出什么结果了吗?”

 

“听说已经要到联系方式了。”

 

“骗人吧!”鸣人咂舌,换了个姿势撑着脸。

 

“信不信随你咯。”女生们说说笑笑着离开。

 

鸣人翘着二郎腿,突然间就睡意全无。

 

说起来,上个学期他还和真由美一起值日。平心而论,对方确实长得很可爱,性格大方主动,他还记得自己没谈过恋爱的事招来真由美的揶揄,甚至还询问鸣人需不需要帮忙介绍。

 

自己当然是手忙脚乱的拒绝了,这种事情还是要慢慢发现得好,刻意为之总给人感觉缺了些什么。

 

牙曾经因此嘲笑过他纯情。鸣人不屑地反驳,说总有一天他会遇见一个人,就那么一眼……


“一眼你就能知道是那个人?”牙从鼻子里喷出气。


“我当然会知道!”鸣人信誓旦旦。“那一眼和别人都不一样,我呢,会感受到我未来恋人的召唤,就好像有电流窜过身体一样,滋滋的。”


“那你不是会被电死?”


……


少年以为还要等很久才会“被电死”,却想到那一天来得那么快。

 

耳机里的音乐艰难地盖过电车的里人声的喧嚣与嘈杂,他感到有一个人站在了自己身后,轻拍自己的肩膀。


鸣人一把拽下耳机,抬头。

 

——滋滋的。

 

是电流穿过心脏的声音。


tbc


漫漫(追鸣路)大雾

评论(7)
热度(72)

© 小咸鱼 | Powered by LOFTER